新疆紅棗的期貨路農業農村動態

發布時間:2019-11-08 11:16:44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2005年以來,環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巴州、阿克蘇、和田和喀什等地開始大面積種植紅棗。如今,新疆紅棗種植面積和產量均居全國第一。

10月31日,新疆紅棗(和田)批發交易市場在和田縣揭牌。11月上旬,新疆紅棗(若羌)批發交易市場將投入使用。位于和田縣的新疆紅棗批發交易市場規劃占地面積1500畝,有紅棗交易區、電子結算區、生產加工區和倉儲物流區4大板塊,是集紅棗晾曬、現貨交易、生產加工和倉儲物流為一體的新型農產品交易集散中心。

這兩個紅棗批發交易市場投入使用后,疆內紅棗不必千里迢迢運送至內地集中交易,新疆紅棗將擁有本地定價權,這將對全疆的紅棗產業發展起到極大促進作用。

從紅棗產業的發展中,可以清晰看到新疆林果業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發展之路。

東棗西種

從無心插柳到碩果滿枝

上世紀80年代,1100株普普通通的灰棗苗從它的誕生地河南省新鄭市孟莊鎮,一路向西,在阿爾金山腳下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扎根。

灰棗苗抗旱耐堿,若羌縣降水稀少但光熱資源豐富,無霜期長,晝夜溫差大,有著適合灰棗生長的最佳環境。2001年,若羌縣把紅棗產業作為改善生態環境、農民增收致富的主導產業,鼓勵引導全縣農民種植灰棗。

“最初種植灰棗的時候,我們都不相信這些棗樹能掙到錢。經常是干部白天幫忙栽的棗樹苗,晚上我們就悄悄地拔了。”10月28日,提起當初縣里引導農民種植灰棗時的情景,若羌縣吾塔木鄉庫爾貴村村民祝前進有點不好意思。

經過20多年的發展,灰棗在若羌縣從零星散種,發展到現在的23.38萬畝,昔日的“灰姑娘”成了當地農民的“搖錢樹”,若羌縣農牧民人均收入從2001年的2216元增長到2018年的32089元,紅棗收入占據了農牧民人均純收入的81.14%。“若羌紅棗”還相繼獲得“地理標志產品保護”“中國馳名商標”等金字招牌。

同樣是上世紀80年代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在和田地區洛浦縣拜什托格拉克鄉,來自內地的支邊青年和當地群眾一起種下了原產于山西的駿棗。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加上昆侖山雪水澆灌,使得駿棗色澤奪目、口感甘甜醇厚,這里的駿棗被親切地稱為“支青棗子”。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和田駿棗聲名鵲起。

洛浦縣林業和草原局黨組書記李飛劍介紹,目前全縣種植紅棗17.33萬畝。2018年,洛浦紅棗總產量4.5萬噸,按每公斤13元的價格計算,產值超過5.8億元。紅棗收購和加工解決季節性就業6萬余人次,務工人員人均增收2000元以上。

2005年以來,環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巴州、阿克蘇、和田和喀什等地開始大面積種植紅棗。如今,新疆紅棗種植面積和產量均居全國第一。紅棗的生態效益也逐步顯現,棗樹越種越多,沙塵天氣越來越少,即便是有沙塵暴到來,持續的時間也比十幾年前大大縮短。

價格波動

從野蠻生長到提質增效

種植面積擴大,環境適宜,棗樹掛果快……多種因素推高了紅棗產量,也為價格的波動埋下了隱患。來自鄭州商品交易所的數據顯示,1998年至2006年,紅棗生產者價格基本維持在每噸5000元至6000元。2006年至2011年,價格出現快速增長,上漲至2011年的每噸35266元,價格漲了六七倍。2011年起,又呈現出較大的下跌趨勢。2013年為價格最低點,跌至每噸11660元。

“紅棗品種同質化帶來的弊端日漸凸顯,無序競爭、品牌影響力小等原因使得紅棗價格逐年走低,造成紅棗產業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價格的波動傳導到生產環節,使得果農疏于棗樹管理,陷入了投入低、果品差、收益少的惡性循環。”河北農業大學中國棗研究中心原主任、研究員毛永民說。

經歷了價格的“過山車”,紅棗主產區的政府部門和棗農都意識到只拼產量而忽視質量,沒有前途,也沒有“錢景”。

“要種出好的紅棗,除了使用有機肥料,還要掌握棗樹的科學管護技術。種得太密、不通風、不透光,產量和品質就會下降。”10月26日,且末縣阿熱勒鎮阿熱勒村棗農圖爾蓀·麥麥提在田間與村民們分享種棗心得。

圖爾蓀種植的31畝紅棗目前正值盛果期,他的棗園已全部通過有機認證。2019年預計產有機紅棗13噸,收入近20萬元。“我現在種植棗樹每畝都控制在70多棵,棗樹疏密種植后,特級棗、一級棗的產量是往年的兩倍。”圖爾蓀說。截至目前,且末縣完成紅棗疏密移栽1.47萬畝,進入有機轉換的棗園面積達4.5萬畝,按照有機模式管理的棗園達10萬畝。

與且末毗鄰的若羌縣在農民培訓、質量檢測、龍頭企業、包裝標識、原產地保護認證、有機肥使用等一系列領域制定了具體措施和辦法。

在若羌縣塔里木紅棗專業合作社生產的紅棗包裝上,掃描二維碼就能看到是哪家棗園的棗。這里以戶為單位建立了紅棗生產檔案,在全縣范圍內推廣使用二維溯源碼。

11月3日,在洛浦縣拜什托格拉克鄉伊斯勒克墩村,鄉間小路上不時有裝滿紅棗的農用車駛過。支青紅棗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德振介紹,2019年合作社種植的駿棗和灰棗都獲得了豐收。這與在林業部門指導下加大了對棗樹嫁接改良及科學管理力度分不開。

金融加持

從“兩頭難”到“兩頭甜”

2019年4月30日上午9時,隨著一聲清脆鑼響,我國第一個干果類期貨品種--紅棗期貨在鄭州商品交易所上市。截至當日收盤,主力合約CJ1912收于每噸8840元,成交量達73.54萬手。

8月27日,若羌縣紅棗“保險+期貨”項目啟動儀式在鐵干里克鎮果勒吾斯塘村舉行。鄭州商品交易所和若羌縣共投入資金130萬元,對紅棗種植戶2600噸紅棗進行投保。這個項目的實施對于保障農戶收入,延伸當地紅棗產業鏈將起到積極作用。

為保證期貨順利交割,鄭州商品交易所確定了14家企業為指定紅棗期貨交割倉庫,其中10家在新疆。當天,記者在新疆羌都棗業股份有限公司的交割倉庫看到,第一批紅棗分選加工后進入倉庫等待交割。

巴州紅棗種植面積60多萬畝,按畝產400公斤計算,產量有20多萬噸。如果有一半的紅棗在若羌入庫交割,按每公斤紅棗1元的初級加工費計算,將為若羌帶來上億元的收入。

10月下旬開始,新疆果業集團有限公司先后與若羌縣、和田地區簽署《紅棗托市收購合作協議》,其中,駿棗優質統貨最低收購價為每公斤10元,灰棗優質統貨最低收購價為每公斤8.5元。受利好消息影響,紅棗期貨主力合約CJ1912持續拉升,截至11月4日收盤報每手10910元。

紅棗期貨上市之后,棗農可以按照期貨價格走勢決定是否賣現貨。“紅棗期貨上市,紅棗出售有價可循,從‘兩頭難’到‘兩頭甜’,若羌棗農從此可以安心種棗。不用擔心好棗賣不上好價錢了。”若羌縣塔里木紅棗專業合作社負責人支素峰說。

回顧新疆紅棗產業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傳統產業發展亟需運用金融市場工具,推動產業轉型升級。而紅棗期貨的上市,有助于規范和拓展紅棗市場,形成產業集聚效應,促進產業結構調整,穩定棗農收入。


業務工作

61体育彩票开奖结果